[CP向:6918]晟云

晟云【上】

两米半的真皮沙发,我歪在上面无所事事的玩一个魔方,沙发对面的彭哥列正在批我的报告。说实话那东西写的很烂但他看的很认真,让我不由得很汗颜。再后面一点是岚守狱寺,他正瞪着一双青色的瞳孔恶狠狠的看着我,以至于让我开始怀疑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他几百万。
六道,十代目终于看完了那份写的烂七八糟的报告,抬起眼睛看着我,报告我看完了写的还行,这回去意大利很努力嘛。中午要不一起吃个饭吧,我叫山本做点寿司,你看成不?
成!我没有犹豫,山本家的寿司的确不错,我尝过几次。
十代目笑笑,抓起电话拨了个号码,简短的说了几句。随即抬起头,冷不冷?要不要我把地暖打开?
不用,我摇摇头。

六道,我说你一直在我这混饭也不成啊,十代目嘴里含着块豆腐慢慢地说道,你也不小了,该找个人成家了吧。
我咬着叉子瞄着他身边的狱寺隼人不怀好意的笑,嘴上却说,我哪行啊就我这条件,别糟蹋了别人。
你条件哪里差了,十代目的眼睛变的亮晶晶的,有喜欢的人没,六道?要不哪天跟你介绍一个?
很诡异的,我突然想笑,我想跟十代目说,我就喜欢云雀那样的,BOSS你跟云雀讲声,叫他跑来喜欢我。
但我还是摇摇头,算了,糟蹋人家不太好。首领你不乐意我混你饭啊,那行以后我直接上山本那去不麻烦你了。
是么六道,十代目眯着眼睛笑了,怎么,下季度薪水你不想要了?
哪能啊,我就指着这点个钱出去潇洒了,您高抬贵手放过我成不。
我是说真的,十代目又夹了块豆腐,算了,您老不乐意咱也不勉强。吃了饭该上哪上哪去,我这下午还有事。
我顺手抄起桌上还没打开的饭盒噌的跳了起来,嘴里喊着那不打扰你们了我马上就走,随即三步并做两步的跳出门去,反手关上了门。
我也有事,下午我想约云雀出去转转顺便吃个饭。出了门,我撒腿跑了起来。

我靠在雾守基地的窗户边上,握着手机看着骷髅在里面兴高采烈的换衣服,一件又一件。
丫的,你们几个都有伴了就我还单身,就没人挺一下我跟云雀啊姑娘小子都没良心。
晚上吃饭?我拿出手机写了一条短信,这手机是配发的不知道哪个牌子的东西,摔了好几次都摔不坏,据说是只要不摔的粉碎都能修好的坚固产品,搞的我想换一个都不行。
改天吧,我今晚有事。正在我胡思乱想着是不是要把手机摔成十七八块然后封进水泥块里沉到太平洋里去,手机震了。
不出所料的拒绝。
真干脆,都不知道考虑一下我的心情么。十次里有八次都是这句话,弄的我真的是很沮丧啊。
嘿,骸大人,犬从基地边上的旁门跑出来了,然后我们同时说道,下午有事么?
没有。我先回答了他的问题,你想干吗?
出去逛街呗,您没事正好可以陪我啊?犬到是很亲热的直接冲过来挽着我的胳膊拉着我就跑出去了。

你说是灰色好看还是蓝色好看?犬拿着两款鞋子在我眼前晃晃,喂!
啊啊?我皱着眉头盯着它们,老实说我真的不敢肯定我自己对板鞋的审美。于是我很虚伪的点点头说,恩都不错啊。
靠,老大你认真点好不好。犬横了我一眼,吃准了今天我不会生气一样,他转头把鞋子扔给店员,走了BOSS。
哦,好。我应了一声站起身来顺手拎起他的包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紧接着我才意识到,靠你刚把我当你小弟了吧城岛?
我哪敢。。。犬的话还没说完,人就闪到两米外去了。
算了心情好,不跟你计较,我好气又好笑,看着他得意的像头拿到新玩具的金毛一样冲我傻笑,好久不见,这孩子长高了好多了。
怪不得要跑出来逛街,原来是因为衣服小了么,哦呵呵呵呵,我走过去拍拍他的头,走吧走吧,看下一家去。

青森的夕阳很漂亮,傍晚的街道看起来寂静的不像一个城市,只是,除开我身边这个捧了杯红茶喝的津津有味的家伙。
我说你真是煞风景,城岛。我刚想开口说话以免他喝的太高兴把自己呛到。
几乎是同一刻,我们两的手机都响了,前一秒我还在想会不会是云雀良心发现了打电话我说今晚没事了我们去哪家吃饭呢?后一秒我看见犬也摸出了那个上面挂了只绒毛狗玩具的手机,心情不由得很恶劣。
是个短信,内容很简单4个数位,6623。
丫的翻译过来就是家族告急速归,后面当然还可以加上十代目气急败坏的威胁诸如10分钟内没回来的下半年薪水全扣光之类的话,于是我们两理所当然的往大马路上冲想拦个车回去。
一台黑色加长的宾士从我们眼前窜过,车上看起来,好象很空。
犬猛地加速,从口袋里翻出副牙齿塞进嘴里紧接着连着跨出几大步,瞬间追上了那辆车,然后张开双臂挡在它面前迫使它紧急刹车停在了路中央。
挤一个挤一个,犬一边喊着一边拉开了前门钻了进去。
娘的不知道等下我啊,我气喘吁吁的跑过去拉开后门,车里很暗我隐约看见后排靠里坐了一个人,刚想开口解释下我不是截车的只是想搭个便车,背后瞬间一股大力把我撞了进去扑在那人身上,我回头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人撞我,紧接着又是一次撞击,这下好,我整个的贴那人身上去了。
丫的贝尔你傻啊,奔驰后排再宽也挤不下你跟骷髅两个吧,你就不能死前排去么?我背后那兄弟吼了一声。
我回头看了看,借助车门关上前的光亮我看清了背后那人有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是斯夸罗。
你丫才傻,我靠我们两就在前面好不,贝尔的声音很崩溃。娘的前排早有人了你想搞死我们?
哎算了算了,司机麻烦回大空基地,另一个声音传来,好象,是山本。
你们到底挤了多少人到我车上来?一直被我压着的那人出声了,他说话的呼吸喷在我脸上,我们之所以还没有拥抱是因为我们都交叉了双臂挡在身前,这时候有人把车内灯打开了。我扭头看见了那双满含怒气的凤眼,那再熟悉不过的神态。
云雀。
我们都愣了一秒钟。
六道?怎么是你?云雀看了我显然也很吃惊,不,更多的应该是恼火,在奔驰车猛地加速时我贴在了他身上,此刻他脸色难看的对着我吼,你再不下去小心我翻脸了!!!
哟,六道啊,真巧,山本挤在斯夸罗的后面闷声闷气的说道。
啊骸大人!骷髅转头飞了一个眼,她正坐在贝尔的大腿上,那造型说不出的魅惑,您跟云雀大人,哦哈哈还真是巧。
云雀脸上有点挂不住,他扭过头去盯着窗外,似乎打定注意不看我。
六道骸?还有云雀恭弥??贝尔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幸灾乐祸,他从前排转过头来晃了晃右手上的彭哥列指环,比了一个致敬的手势,彭哥列家族特别部队巴利安岚之守护者贝尔菲戈尔!
我真是唾弃贝尔,这时候他居然还能把自己的职务名字报的如此的中气十足。
我艰难的抽出一只手回礼,云雀没有办法,只能回头伸出右手,另一只手还在徒劳的推我。
你…….你不是说有事么?在他停下来时我低声问道。
我是有事,云雀瞄了我一眼,脸上看不出来任何表情,我在街那边跟迪诺吃饭。
还有,六道骸,我下个月跟他去意大利,云雀不再看我,我们准备结婚了。
即使是白兰站在我的面前揪着我的领子对我说六道我今天非干了你不可,也不会比这句话带给我的震撼更大。我仔细的盯着云雀的脸希望能从他脸上找到些诸如委屈啊不愿意啊矛盾啊或者我其实是喜欢你的情绪,可是我没成功。云雀脸上是一副波澜不惊的镇静状,好象就算是彭哥列总部在他面前崩溃了他都不会动一动眉毛样的。
我靠,你还真是,绝情。我才从意大利回日本好不好,拜托不要这么刺激我,你看他们都用那种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我,我真的是会很难受。
虽然我是六道骸,但是我也会难受的,云雀!
你干吗捏我,你的手又硬又冷,云雀突然开了口,他低声吼道,松手六道!
我没动,只是又伸过一只手捏着他的另一只手,瞪着眼睛看他。
你真的非要结婚不可么?
车里真是安静啊,几乎都能听见我的心跳,我想旁边几个没出声的人大概是觉得我疯了,是的我就是疯了,云雀恭弥,你干嘛总是来逼疯我?
你发神经。云雀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扭过头去不理我。
我只是想问问,我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你连回答一下都不愿意么!!
他突然就发作了,你他妈有病啊六道,我怎么就不能结了,你当年缠着首领要结婚缠了那么多年最后还不是把人家一甩了之。我靠我有个男朋友他对我很好环境也不错,他喜欢我我也想嫁给他,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
我慢慢松开了他的领子,车里寂静的吓人,对不起,对不起,我想跟他说,我还能说什么呢?真委屈啊,我喜欢了你那么久结果你却在要结婚的时候才通知我,我已经很努力了啊,可为什么还是不成功呢?
对不起,云雀,对不起。我重复的说道,他却不再理我。
停车!云雀突然大吼了一声,震的我鼓膜嗡翁作响。
山本率先拉开车门跳了出去,紧接着是斯夸罗,然后是我,最后是云雀,余光瞟到他一只手撑着车门站在那里,腰身挺的笔直,细长的凤眼紧紧的盯着我。
那么我现在跟你说,没有任何预兆的,他突然开了口,语气坚决,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那一刻我胸口的热量似乎都被抽空了,冰冷空旷。视野里交替着血红色跟湛蓝色,我捂着眼睛,我的幻觉开始不受自己控制的胡乱蔓延,云雀的声音飘渺虚幻又很真实,他说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不要来找我了不要来找我了……我的脑袋开始嗡嗡的作响,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开始顺着我的血管疯狂的流遍了我的全身,我想就这么坐下去,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落幕了,终于落幕了。

紧急会议。
内线来报告说白兰那边开始着手进入日本,时间是三天前,如果他们速度足够快的话,现在大概已经就到了。十代目召开的会议目的是商讨我们这边的对策。
六道你脸色很难看,开会的中间休息时十代目递过来一杯热水,现在没办法放你休,撑一下吧。
喂首领,我烦躁的挥开他的手,如果狱寺现在跟你说他要跟山本结婚了,你会怎么想?
十代目的手抖了一下,那杯水差点泼在我身上,不过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那能怎么想?他把水杯慢慢的搁到桌上,我大概会一刀劈了山本吧。
我盯着他栗色的瞳孔看了半天,却什么都没看出来,我想说他妈的云雀要结婚了你要我怎么办?我去一刀劈了迪诺么?可是我这辈子从来没用过刀啊那我怎么办拿叉子戳么…
十代,我慢慢的说道,既然白兰那边已经派了足够多的人手到日本来,那他本土的防御一定会出现空洞,你想不想乘机搞死他?
你是说,我们回意大利去?十代目皱着眉头看着我,这机会很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日本没有人能牵制住入江正一,那么他急速回防之后对我们来讲会是个大麻烦。
他回不去的,我伸手拿过那杯已经没什么温度的水,我留下,你知道我讨厌意大利。
十代目没有再说话,一时间他只是用他栗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其实原因很简单,入江正一恨我恨的要死,如果想把他牵制在日本,我留下就是最好的诱饵。
你这是想让我们彭哥列欠你一辈子么六道骸?十代目凑近我,压低了声音,一时间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他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来。
不行,你一个人留下来绝对不成,叫王子留下来协助你吧。十代目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不用,我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别忘了白兰那边还有5个守护者,他的雷守可是一个大麻烦,你一个岚过去还不一定搞得定。我们力量本来就不及他,要打白兰力量就不能再分散。你别忘了,我还有黑耀。
他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全会议室的人都紧紧盯着我们,他们的眼神里混杂着惊愕和不理解。十代目低着头一直坐在那里,坐在他右手边的狱寺恨恨的咬了咬牙齿,说,我也留下。
你留下做什么?我盯着他,给我添乱么?
你……狱寺拍了下桌子猛地站起身来,却被跟着站起来的十代目拉住了。
都不要再说了!他压低声音吼了一句,六道你留下,其它人今天晚上动身去意大利!注意到剩下几个人的目光,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我的最终决定,现在都去准备!
是!我们轰然回道。没有人会问原因,一瞬间那些个穿着黑西装的彭哥列撞开大门冲了出去,纷乱的脚步声回响在走廊里。十代目在拐弯时回头望了我一眼,紧接着他就被狱寺推走了,那一抹栗色消失在楼梯口。
真可笑,连十代目都回头了,云雀居然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虽然有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觉得开会时我偏过头就能看见他的侧脸是多么重要。

清晨,浓雾未散。
我搬了张椅子坐在大空基地的门口,右手边放了一杯水,眯起眼睛试图借助地形最大限度的释放我的幻觉分子。
门口可以换,不要再是钢筋混凝土的防御设施,十代的作风一贯稳健,就连门口的装饰都同样具有着防御的功能。我慢慢的在幻觉中构筑自己的城市,很矫情的欧式花园,加一个葡萄藤,然后我想有个秋千,秋千上最好不要坐人。花园里面放一张桌子,恩要有镂空的花,旁边摆上两把椅子就好,虽然我知道除开我自己大概不会有人想去坐…
然后呢?然后是云雀。
云雀,满脑子都是云雀那张略带点骄傲的脸,其实云雀很好说话的,你叫他帮忙他都会乖乖帮你做你甚至可以叫他帮你买一罐啤酒一盒香烟什么的,不过他会跟你说那么给我两份钱我自己也要。
这种时候适合我胡思乱想,我想着我去东京以后想买的手机,笔记本计算机,IBM的外型一向很酷很有型,而MOTO的手机我一向也很喜欢,特别是V3,可惜他的性能太糟糕了,有时候还会莫名的当机。真不知道MOTO花那么大比钱雇的都是一帮什么人。
OK我知道我很穷但我也不是特别的潦倒嘛,起码发了薪水后一栋面向地中海的小房子我还是买的起婚礼我也是办的起的。虽然我只是个守护者,用的还不是自己的身体,可我真的就比不上那个加百罗涅的漂亮大少爷么?
你原先不讨厌我的----虽说也不喜欢我,可我为什么就总是在做没指望的希望呢?

你怎么这么矫情?
一个声音像一把利刃一样劈开了面前的浓雾,我紧张了那么一瞬间,然后放松。
那人不是入江正一。
是云雀。
此刻他眯着那双凤眼披着黑西装挂着抹说不清的笑看着我,我想这不是幻觉,起码我还没无聊到在幻觉里做一个云雀出来自我安慰。
你回来做什么?我站起身,静静的看着他。不是要去意大利么?
我改变主意了。云雀的回答依旧很简洁,你不用觉得很煽情,六道。
他走到我的身边来拖过椅子自顾自的坐下,你走吧,我留下就好了。
你这算什么云雀?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昨天说的像是要跟我绝交今天又假心假意的跑回来,你当我没心还是没肺?
我管你那么多。云雀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你不用自以为是的觉得我内心有假心假意的感情在作怪,我就只是想回来,跟你在不在这里,没有关系。
你真损,我咬着牙齿挤出来一句。他这话说的异常气人但是我就是没办法发脾气,于是我想我还是换个话题,十代知道你回来了?
我昨天压根就没上飞机,他的语气突然变的有些冷漠。
真糟糕,这个话题看来也不咋地,我张了张嘴一时间找不到任何的话题能让我拜托目前这么尴尬的局面,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对话。
你真的喜欢他么?漫不经心的,我开口问他,只是话刚出口我就有些后悔。
云雀趴在椅背上没有看我,语气到是很悠闲,当然喜欢啊。
可是我也喜欢你,我莫名的开始在心里暗暗矫情,你就不能顺带着考虑一下我么。真委屈,我们两个都喜欢你,为什么你就死活都不愿意给我个机会对你也说一说爱情?
六道骸,你为什么总喜欢在我面前装可怜?
云雀的声音变的很刺耳。
我惊愕的抬头,对上他锐利的目光。
真见鬼,我眨了眨眼睛,眼前有些迷雾状的东西在蔓延,你说什么?
我听到了,你的内心独白丰富到跟你眼睛的颜色一样,云雀的脸上挂着成分不明的微笑,需要我解释一下你的问题么?
然后他没有等我回答,就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只知道我就是那么刚好地遇见了一个人,于是一切顺水推舟。他可以是任何人,十代狱寺山本斯夸罗王子库洛姆甚至你六道骸都可以,只是我刚好遇见的那个人是迪诺。
你来晚了,六道骸。
察觉到我震撼的眼神,他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量你也没懂。我说你脑袋里装的是糖水凤梨片么,还是专门炒PIZZAHUT红咖喱烩大虾面的那种是吧。
……你真的是很损,我伸出一只手扶着额头。以后的我大概会怀念这个时刻,现在的气氛轻松,不像是大战来临的前兆,我的身边坐着一个我喜欢似乎又不很讨厌我的男人。太阳升起来了,面前有我制造的幻觉花园,一切都很美好,除非,除非入江正一此刻降临到我面前然后揪着我的领子说我靠你丫的敢再勾引下白兰大人试试!


然后呢,然后那些事我都记的不太清了。那天我们一直坐到了黄昏,中间有简短的聊过天。然后随便叫了点外卖回来吃,划拳决定了晚上谁先守夜----当然是他输,之后我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三天中午。
醒来时已身处意大利。
库洛姆为我找了一个新身体,白魔咒的某个小角色,名字是雷欧那鲁德 利比。
随后的一切都开始像不受控制一样,彭哥列十代目孤身一人前往白魔咒总部谈判,结果被杀。紧接着十年前的他们出现在日本,当然不会是青森。然后我自不量力与白兰交手结果败的很惨,被锁在他们基地的狭小空间里无法逃逸。
十年前的彭哥列十代目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联合了复仇者监狱一同进攻了密鲁菲奥雷,我并不得知。彭哥列内部的传言是以交出逃逸的雾之守护者为代价。不过传言终归是传言。
因为十代目最后是以暴走阻止了复仇者想要缉拿我的行动。前一秒他额头冒火的站在一大堆复仇者的尸体中对我说,你自由了,六道骸。下一秒死气火焰熄灭他带着点害羞跟害怕的综合情绪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想拿回你的身体,请自己去复仇者监狱。
……OK其实这并不算糟起码我能拿回自己的东西,我盯着他年轻的脸想着或许以后永不再相见,心里居然很是平静。那么就再见,我亲爱的彭哥列。我想撩起头发对他展露一个笑容,却发现自己用的雷欧的身体笑起来一定很恶心,于是做罢。

最后是云雀。
见面之后他没有问诸如为什么一觉醒来六道你居然玩失踪了这样叫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我也没有寒暄有关于他与迪诺婚后生活的内容,我知道,云雀还是单身。
哟,六道骸,好久不见,他礼貌的微微弯腰随即皱着眉头看着我,嘴唇微动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有说。
好久不见。我也挂上一脸礼貌的笑容微微弯腰,云雀。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没有再交谈,只是定定地望着对方。

你睡的好么?是不是还会做一些可笑或可怕的梦?你在想什么?你看什么书听什么歌?你是不是还会失眠?晚上不要喝太多的茶,会睡不着的……天气真好啊,如果还能回到你上国中的那段日子,你还会不会来黑耀找我?
我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基地,可你并没有来看。
事到如今,你会不会偶尔的想起我?
嘴角还会不会带着一点成分不明的笑容?
这一次,我是不是又来得太晚了……

是不是又在自作多情了?我低头瞄着自己的脚尖,对面的云守大概又是板着一张扑克似的脸看着我,我拼命的想,想着有什么话题来拿出来应付下目前这么尴尬的状况,却发现大脑一片死寂般空白。
哟,他伸出右手,轻轻的碰了碰我的嘴唇,又缓缓向上抚过我被毁掉的右眼。我不禁颤抖了一下,于是他停住了。又过了一会,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搂住我僵硬的肩膀。一个拥抱,强烈的暗示动作。
只有当你那只眼睛失去效力之后,我才敢确定我抱的不是一个幻影……骸。云雀的呼吸有些急促,其实我憎恨那只眼睛,它让我觉得很虚幻而不能确定你的心。你懂么?
紧接着他松开了手臂,后退了两步。
你在等我说那句话对么云雀,我直视着他的眼睛,我爱你,呵呵,似并乎不难说。过了这么些年了,我拿回了我的身体,你依旧还是单身。我想我够资格跟你说这句话了,你也摊牌了表示不会在拒绝我了。可到了这时候,我居然说不出来了。

雾守大人!一队门卫从屋后转出来,看见门口的我,迅速整队立正齐刷刷地行了一个礼。
啊哈,我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握成拳头的右手,无名指上的雾之指环在阳光下闪过,一瞬间晃花了我自己的眼睛。
雾守大人,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门卫头领跑过来,恭敬的问道。
没有。我摇了摇头,不用管我,我站一会就走。
这里是云之守护者的基地,或许,现在我应该称呼这片废墟,原基地。
最终决战的时候,入江正一派人强攻了这个基地。基地基础设施几乎全毁,风纪委员会全部阵亡,头领云之守护者下落不明。
时隔这么多年,我站在这里无聊的拿幻觉当游戏,虚拟一个可以接受我的云雀,虚拟一个失去幻觉右眼的自己,大概很好玩,不然我不会如此的乐此不疲,后脑一阵一阵的轰鸣,自己的身体看来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长时间的使用虚拟能力,我慢慢的叹气,皱着眉头的云雀在眼前的阳光里如同融化的冰块一样,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回忆中充斥着他的冷淡,他在人群中低着头不说话,他坐在宾士车上扶着额头寂寞的看着窗外,他撑着腰靠着车门,他对我说话对我大喊大叫或者对我不理不睬…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我还会如此的怀念这个对我不咸不淡的男人?
不能再想了,真的不能再想了。我扶着额头,对着门外喊道。
喂,有没有烟借一根抽啊?



tag : 最喜欢的一篇文。。。十年系列第一弹?

自我介绍

十四

Author:十四
我ら 终末の日に遣わされた

白日の使徒にして 苍焔の骑士なり







Game:MHP3
GVG NP
RM2 3

Anime:C

Comic:

Music:GUNDAM UC



10年的愿望就是跟光光打一局GVG!!!【过期了……

11年的愿望就是谁都好!陪我上一次子绿!子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