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雾》 CP向【骸纲/6927】

凝雾











CHARPTER 1



那么六道骸,你愿意娶泽田纲吉为妻么?

长胡子牧师左手推了推眼镜,右手抱着本打开的圣经,一本正经的问道。

骸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穿的像四星级宾馆服务生那样,打着领结站在牧师前面等着跟彭格列交换所谓的结婚戒指,头很疼,眼前一阵阵的晕眩,脑袋里隆隆的作响,弄的他几近崩溃。

OK我愿意。骸不假思索的说道,随即伸手到口袋里去摸戒指,当他触碰到那个冰冷的小玩意时,突然哆嗦了一下。



十分钟前,他其实还在几百年前的南意大利。

几百年前的这一天,是一个潮热的雨天。

骸记得自己之前明明还在教堂的准备间里东翻西找的寻觅那个小小的金属质圆环型玩意,下一秒他就一脚踩进了虚空。

紧接着,是长到几乎没有尽头的坠落。

又似乎根本没有经过多长时间,骸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僻静的背街巷子里,巷子并不宽,站在中间伸开双臂便可以触到两边的墙壁,新换的皮鞋踩在似乎很有些年头的石板路上的感觉有些微妙,他抬头能看见一线灰白的天空。似乎刚刚下过雨,石板上到处是积满水的小水坑。

这里是意大利,雾守,很高兴见到你。

背后传来陌生口音的日语问候,他缓缓转身,看见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个披了件黑斗篷的男人,那人挂着抹温和又不失力度的微笑看着他,斗篷上有着精致的花纹纽扣。

意大利?骸也努力摆出一张礼貌的笑脸,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的笑很僵硬,他伸手轻轻抚过墙壁,手指上触感也很微妙,这些东西都带着种很古旧的感觉,但并不生涩。

确切来说,是几百年前的意大利,我是Giotto,你是六道骸吧。那男人语气肯定,他伸出右手举到胸前,手指上的大空指环闪着耀眼的光芒。

初代首领,骸收敛起微笑,也伸出戴着彭格列雾之指环右手,您叫我来这里,一定有您的原因吧?

你似乎,正在忙着订婚?Giotto抓着斗篷的领子,瞄了瞄骸过于正式的打扮以及胸前盛放的礼花,是跟彭格列10代目么?

是,骸收回右手,您有什么吩咐?

雾,你不能跟他在一起。你的宿命,是追随孤高的浮云,你将终生伴随他左右,不离不弃。Giotto说完这句话,脸上居然还带着笑。

如果我说不呢?骸暗自捏紧了拳头。

你可以试试,Giotto眯起眼睛,额头跟双手突然冒出了橙红色的火焰,他的声音低沉,像是一块冰滑进了骸的胃里一般,你那只眼睛——不说也罢,总之,它变成了几对我来说都没有用,不信你可以试试。

气氛变的有些僵持,气压不知何时降低了。Giotto一直在笑,可是他即使光微笑不说话也很可怕,他站在那里的身影就是那股无形压力的来源。骸感觉到有汗滴进了他的眼睛,可他不敢动,他怕自己任何微小的动作会被对方视为攻击的前兆,他更怕自己一眨眼,视野里就会失去Giotto的踪迹然后下一秒看见他的右手刺穿了他的心脏。

沉默了一会,骸突然松了一口气,他不知他是不是真的从Giotto的眼神里看明白了什么,但他深信自己一定是看见了什么例如你敢回去结婚我就从几百年前穿越过来追杀你等等。于是他后退了一步,缓缓的单膝跪下,仰头说道,我明白了。我发誓会照您的意思去做。

请您放心。

Giotto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巷子口是一片光明,在那光亮湮没Giotto的身影前骸连偷袭他的想法都不曾萌发,方才他曾试图激发第四道的能力,可是明显是没成功,力量在汇集于他的右眼之前就被Giotto不经意的一个呼吸打散,没有更多的尝试与考虑,骸决定放弃。



对不起,骸突然回过神来,他一把抓按住了泽田纲吉准备掏出戒指来交换的那只手,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后,悔,了。

你说什么?被他捏住右手的矮个子青年脸色惨白,还带着不明就里的神情困惑的看着他。

我说我不想跟您结婚了。骸飞快的说道,在北意的某个家族里,应该有等着跟您订婚的人。对不起,您被我甩了。

注意到对方的神情,骸放开他,鞠了一躬,真的非常对不起,我对此感到非常的抱歉,BOSS。

你想甩了我?阿纲的神情终于变成了由困惑变成了愤怒,骸直起腰,转身准备走。可是我喜欢你啊!

放在一天前阿骸可能会因为这句话高兴的一晚上睡不着觉,可这句话早不来——能让阿骸高兴一下的事其实不多,晚不来——晚一点大家都可以来同情下他顺便鄙视下六道骸的薄情寡义,可它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于是它就一点正面效应都没有激发就被阿骸堵回去了

你去大街上随便找个女人喜欢行不行算我求你了BOSS!骸烦躁地扯了扯领结,觉得自己快要憋屈的哭了,你干嘛非指着我不放啊,在外面我就只能是你的守护者你的跟班你的保镖妈的后面还要加个之一!对方家族的大小姐哪一点又惹着您了我说,我在外面跟您拉个手还要提防下旁边有没有人看着,那女人喜欢您并且长的又不差她老爹势力又不小您这是为什么非要指着我结什么婚呢!举头三尺有神明!!!彭格列的列祖列宗都看着您呢您就不能多考虑下么!

你是叫我放你走么六道?泽田纲吉的脸上到处是还没擦干净的粉底,他用手背使劲蹭了蹭眼睛,结果眼影也瞬间花的一塌糊涂。

哦哟是啊,老爷都杀将过来了你叫我一个小小的雾守怎么好意思拆你们CP?骸扭头正好看见了某个家族的大佬站在那饶有兴致的看着,不由得又是一阵烦闷。

OK,那你走吧。泽田纲吉的神情终于转化成了决绝,绝对不要再回来。

全场哗然。

阿骸走出很远之后还能听见他的BOSS在后面吼道,别拦他,他敢回来,我就打爆他的头!不信你就试试!六—道—骸—!

骸敢拿出自己的全部财产跟任何一个人打赌,这是他头一次听见彭格列十代目泽田纲吉用如此中气十足的嗓门喊他的名字,仅此一回。

然后他又笑了,都喜欢说不信你就试试,我靠果然是亲戚。

那个笑容还没来得及从他的嘴角散去,余光中阿骸瞥见他的BOSS启动了小言模式瞬间移到了他面前,琥珀色的火焰下一秒顺势顶在了他的下巴上。

却没有发力。

哦呀哦呀,恼羞成怒所以想杀我灭口吗?阿骸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张过于类似G爷的脸,你好彭格列谢谢你彭格列再见彭格列,除此之外,你还要我说什么?对不起?

小言状态下的泽田纲吉冷静的异乎于常人,我不知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他说,因为你的解释不足以解决我心中的疑问——我可以这么认为么,彭格列雾之守护者六道骸,你选择了背叛我,和我的家族。

所以,我会下达追杀令,从零点开始。他凑近阿骸的耳边低声说道,唇边绽放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随便你,阿骸握住他此刻正燃烧着琥珀色火焰的右手,去教堂还要带着手套,这是哪门子的规定,彭格列十代目,你从来就不曾对我的效忠撤销过怀疑吧。

哦呀哦呀,这么官方的回答您满意吗?阿骸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凑近,请松开您的手,如果您还不想看见明天的黑手党日报的娱乐版登上您的名字的话。





















= =一边眼看着明天气温为8-11度一边莫名的因为邪马台之战的BGM而【一个人】HIGH了一晚上的心情很微妙。。。。



普普你的属性传染我了吗?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十四

Author:十四
我ら 终末の日に遣わされた

白日の使徒にして 苍焔の骑士なり







Game:MHP3
GVG NP
RM2 3

Anime:C

Comic:

Music:GUNDAM UC



10年的愿望就是跟光光打一局GVG!!!【过期了……

11年的愿望就是谁都好!陪我上一次子绿!子绿!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